内蒙企业家国外考察重稀土资源 投资项目后被陷他人套路(图文)(图文)

更新时间:2019-06-20 22:38:09作者:臧果来源:八处壹号
         今年48岁的岳琮霖,开着车一直在跑。
         因为自己的身份证被限制高消费,不能坐飞机和高铁,他只好一遍遍的开车从北京到内蒙,再从内蒙到北京。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很累,他为了国家的利益,和日本人在澳大利亚抢夺重稀土资源,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他却遭遇自己同胞的暗算,身陷“套路贷”,数亿资产被非法侵占。
 
                      国外考察,发现重稀土资源
         岳琮霖出生在东北吉林省,他小时候一直在农村长大。后来和爱人在内蒙古包头经商,由于他为人豪爽义气,他的数家公司很快就在包头等地打下一片江山。
他的公司还涉足贸易、房地产等行业,在2007年到2013年,他的公司一共纳税将近5亿元。
       “我20出头的时候,看到一部电影,叫《黑太阳731》,我当时是含着眼泪看完的,太残忍了,我再也不想看第二遍”,2019年6月15日,岳琮霖告诉笔者。
从此岳琮霖认为,国家强大才能不让人欺负,而国防建设是强国之本。2009年国际金融危机,国家提倡民营企业家“走出去,带回来”。这个时候岳琮霖看到商机到来,于是他就到澳大利亚考察。
1.JPG
  图说:这是岳琮霖在澳大利亚的稀土项目
        考察中他发现了澳大利亚北方矿业勘探公司(英文简称NTU),这是一家重稀土的矿勘探公司,它的主要稀土含量是镝和铽。镝和铽是国家主要战略资源,对哪个国家国防都是非常重要的。“不管从国家利益以及个人商机来说,这都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岳琮霖说。
       岳琮霖陆续在股票市场,对它进行了3次收购。 第一次是5% ,第二次是5% ,第三次是9.9%。因为澳大利亚外国人投资管理局有明确法律规定, 外国人投资比例不能超过19.9% 。
       所以岳琮霖只能收购到19.9% 。但是这个情况在2012年就改变了, 因为随着NTU勘探储量不断增加,在这个时候日本驻友株式会社也盯上澳洲的北方矿业,当时澳洲北方矿业需要资金,日本驻友集团准备投入大量资金,而日方提出重稀土的镝和铽必须由他们包销。 
      作为第一大股东的岳琮霖立刻感到事态的严重性,他告诉澳方公司将继续出资,公司绝不能跟日本人合作。但是,澳方还是和日本人签订了合作协议。 
               抢夺稀土重金将日本商人踢出局
        岳琮霖并没有放弃,他知道,如果日本商人进入,这个损失不仅仅是拿钱来衡量这么简单的。因为岳琮霖国内公司大量的钱转入澳洲的公司,资金流一度陷入困境。在这个时候,岳琮霖想到了一个人。
22.JPG
         图说:王永盛
        2009年,岳琮霖在包头的一次饭局中认识了一个叫王永盛的人,“王说他是搞投资的,其实就是专业放高利贷的”。 岳琮霖说。此时的岳琮霖不仅是包头市东河区人大代表,后当还当选为通辽市人大代表。王永盛的“慷慨解囊”,无疑坚定了岳琮霖继续兵发澳洲的信念。在2013年,岳琮霖又给NTU砸入3个多亿,这样的话岳琮霖的股份达到了52%,岳琮霖控股成功。
         澳洲是个矿藏丰富的国家,夕阳西下太阳的余晖洒满这块神奇的土地,控股后从不喝酒的岳琮霖人生第一次喝醉了。他觉得,他为国家干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他成功的将已经一只脚踏进门的日本商人阻击在门外。
他不想看到“黑太阳731”,他不想日本的军国主义再次死灰复燃。
                      身陷囹圄遭遇“套路贷”
         岳琮霖说,从2009年开始,他陆续从王永盛处借款2.45亿元。截止到2015年7月13日, 岳琮霖通过银行转账、实物抵债、偿还的所剩无几。这个时候,王永盛让岳琮霖给他打个欠条,他说以前的欠条丢失,同时要用这个欠条给别人展示他的债权。出于信任, 岳琮霖给他打了1.64亿元的欠条,“因为我觉得到底欠多少钱没有偿还,应该有银行的转账凭证”岳琮霖说。 岳琮霖和他的爱人在上面签名,他的7个公司在上面加盖公章担保。   没想到是,2015年12月26日,因为岳琮霖涉嫌单位行贿被限制人生自由。
        岳琮霖说,“王永盛正是趁着我被带走调查期间,拿着骗我打下的1.64亿元的借据向内蒙古高院提起诉讼。因为我被羁押不能提供任何还款证据,我爱人王艳春从不参与公司管理,所以也无法提供任何证据”。岳琮霖单位多名员工证明,“在2016年5月,王永盛带领多名社会人员突然强行将我公司所有员工赶出办公室,同时带来开锁公司将办公室的门锁全部换掉,并称所有员工有关公司的一张纸片都不能带走” 。 公司财务人员杨中华想把公司的财务电脑和多家公司的金穗卡带走也遭到阻拦。因此,岳琮霖公司一审败诉。
          岳琮霖爱人王艳春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去内蒙古高院上诉时,王永盛指使多名社会人员开车在高院门口对她进行恐吓威胁 。
          由于岳琮霖一直被羁押,给王永盛的还款资料都被王永盛扣留,致使岳琮霖二审依然败诉。败诉后,岳琮霖由于数家公司被法院冻结,银行停止贷款,导致他直接损失数亿元。数百名员工也无奈离去。
                    银行流水证明王永盛隐瞒真相    
          2019年2月6日,岳琮霖终于恢复自由。他立刻组织公司财务人员用了100多天从银行调取的流水中找出他与王永盛之间借贷往来的凭据。
33.JPG
图说: 岳琮霖从银行打出的流水显示,从2009年9月至2015年12月31日共给王永盛还款89笔,总计2.59亿元
        材料证明,从2009年8月至2015年12月31日, 岳琮霖从王永盛处共借款33笔,总计2.45亿元。从2009年9月至2015年12月31日共还款89笔,总计2.59亿元,因为岳琮霖与王永盛约定的利息为每年24%, 岳琮霖又委托北京兴中海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对他与王永盛的借贷进行计算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未偿还的本金2581万元,利息217万元,共计欠王永盛本息2798万元。
       岳琮霖说,王永盛强占他公司的两处写字楼,市值约2800万元。这样算来,双方的债权、债务基本持平。
更让岳琮霖无法接受的是,他后来在法院的卷宗中看到,在庭审其间,内蒙古高院审判员陈玉霞询问王永盛,“他的还款情况”,意思是法官问 岳琮霖给王永盛的还款情况。王永盛谎称“原来基本上是有借没有还,才越累越大,今天的数实际上是5年来累下来的”。审判员再次询问他,“始终没有还过吗”?王永盛说,“没还过,因为我们关系好,我很信任他”。
44.JPG
 图说:法庭上王永盛两次对法官说,岳琮霖从未还过钱
        王永盛用这种隐瞒真相欺骗法官的卑鄙行为,一二审在法院获胜. 岳琮霖在这个时候想起,此前他问王永盛:“为什么我管你借钱,你不需要任何资产作抵押?”。他得意洋洋地说:“你打官司打不赢我。因为有一些领导的钱和领导亲戚的钱都放在我这儿,是通过我把钱放出去的。所以我不怕你跟我赖账。”
       法律裁判文书网显示,今年52岁王永盛在包头有多起因民间借贷引起的诉讼。王永盛曾因涉嫌窝藏包庇罪,被北京市房山区公安局刑侦大队打击。采访结束的时候, 岳琮霖恳请他的遭遇能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他说澳洲北方矿业公司在国家工信部稀土司有备案, 镝和铽是国家重要战略资源, 一旦落入他人手里, 后果将不堪设想。而且在今年3月份,发现一条宽18米,长约10公里的超大型矿脉,希望能引起国家有关部门重视。
      岳琮霖深深鞠躬说,我拜托各位了 。
 
编辑:xf100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