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向好 我们总在希翼中前行——“汉韵杯”征文

更新时间:2019-05-13 10:27:51作者:汉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王小林)现在依然记得我来监狱报到的情形。坐了整整一个晚上的绿皮火车,搭乘摩的一路向汉中北驶去,车站短暂的繁华和熙攘的人群在掠影式的观望中被置换成公路两边笔直高大的水杉,铺满金黄色树叶的道路,成片金黄的稻田,田坎地头堆起一垛一垛的稻草,炊烟袅袅,一片田园牧歌式的江南风光让人心神陶醉,夏风阵阵,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监狱就坐落在这片金色的土地上,像上帝投放人间的炽天使一样大瞪着双眼,把这人世间的罪恶盯死看牢。监狱从来就是一个让人闻而心跳、望而生畏的地方,钢枪、高墙、电网、冷酷的看守者,但是,仅仅依凭影视或者臆想出来的监狱形象,让我还沉浸在学生纯真的沾沾自喜的时候,眼前的现实活生生的让我脚跟着地,现在我还依然能记得当时的心情,我用自己所学的中文知识生造了一个词:凉凉。一个我要相守一生的地方相遇瞬间不是惊艳,而是平淡无奇。监狱门楼低矮,铁门油漆斑驳,甚至裸露出底色的铁锈,周围住满了和我的故乡一样淳朴的村民。

      监狱的一切都是陈旧的,甚至可以用破旧来准确描述,监狱办公楼是一座灰色的三层小楼,红色的木头门窗,灰色的水泥地面,如果不是办公室身着警服严肃办公的监狱警察身置其中,我难以想象这样的地方就是监狱。

庄严肃穆的监狱第二道大门恰如一道法制的鸿沟,隔离开的世界是陈旧的,红砖铺就的道路在常来常往的运输车辆的倾轧下,凹凸不平,下雨后到处遍布深浅不一的水坑。警察办公室的设施陈旧简陋,几乎都是一桌一椅,一部电话,一个长藤条沙发,其他的设施几乎没有。虽然那时候已经进入九十年代,财政保障依然没有脱离计划经济的传统思维,监狱经费保障在《监狱法》颁布以后依然在缓慢的实施着,监狱人民警察的清贫坚守和艰苦奋斗更多的体现了那个年代的一种自立顽强,不给国家添麻烦的对党忠诚。

      1995年,我正式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一名监狱人民警察,在接受了一个月的警务技能培训后,就在年长警察的带领和指导下,正式开始了我的从警生涯。从学生到职业警察的角色转换是艰难的,所有的一切都要从头开始,甚至我们与生俱来的与人谈话交流的技巧都需要学习,一切是那么的新奇甚至那么艰难。军人出身的监区领导是严肃的,总有一种无言的威严感,但他们对我这样刚入警的小青年是认真的,热情的,虽然有时有严厉的批评,但我却能深深感受到他们的热诚。他们严格执法、一丝不苟;他们身先士卒,事必躬亲;他们恪尽职守、顽强拼搏,用一点一滴的事实和精神深深的感染和打动了我。他们是一个特殊甚至默默无闻的群体,但却用努力和忠诚为这个社会撑起来一片平安的天空。一个过于追寻和塑造个体英雄形象的社会注定是失败的,一个英雄辈出的社会注定是动荡的,而一个成就群体英雄的社会必然会高歌猛进,我们的警察前辈都是一群平凡的英雄。他们用自己的执着、信仰让我曾经凉凉的感受慢慢的温暖起来,让我曾经感受到的破旧而灵动,生机勃勃。简陋的监狱因为一种精神、因为一种执着、因为一个奋斗的群体而充满亮色。

      我学会了与桀骜不驯心存抵触的罪犯义正词严的谈话,学会了应急处突的临危不惧,学会了会操比赛的队列指挥,学会了严格而复杂的行政公文写作,更学会了前辈警察不徇私情的严格执法,学会了他们无私奉献的为民情怀,学会了他们昭昭日月的对党忠诚。

      时节如流,岁月不居。监狱的一切都在一代又一代的监狱人民警察的努力中慢慢的发生变化。低矮破旧的监狱大门不见了,替而代之的是更彰显法制精神的现代建筑,门楼上红旗招展。庄严的监门更加厚实了,监狱办公条件更好了,铝合金门窗,宽大的办公桌和厚实的皮椅,各种办公设施一应俱全。警服从军绿色换成藏蓝色直到更贴身的蓝色。现代化的人防物防技防手段更把建设平安监狱的最高指示落地生根,改造罪犯的水平亦从粗放型向规范化转变,由精细化更向智慧监狱迈进,法制文明在党和国家的强力推进中稳步前行,把罪犯改造成对社会有用的守法公民更是历代监狱人民警察的不舍追求。也许,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是古人在困境时努力奋发的自我勉励,永葆从警初心,执法为民更是我们监狱人民警察的真实写照。

       一个监狱就是一个国家法制文明的进化史,一个国家的法治文明离不开一代又一代监狱人民警察的艰苦努力。汉江监狱从城固县沙河营国营农场出发,守志成城,一路爬坡一路歌,为社会发展做出巨大贡献。也许,岁月静好,总有人负重前行。历史应当铭记:1994年,汉江监狱原副监狱长邢某为筹建钢管厂,日夜操劳,呕心沥血,在上海突发疾病不幸身亡。2008年,汶川地震波及汉中地区,在突如其来的灾难面前,全体监狱人民警察舍小家顾大家,不畏险难,众志成城,在不间断的地震余波中连续四十余天坚守在改造第一线,密切注视和防范罪犯的改造情绪,全力确保地震期间监管安全稳定,取得了无一人受伤,无一起监管事故的良好成绩。2003年,非典突袭,人群高度密集的监狱更是“非典”肆虐的重地,全监上下坚守监管一线,在全封闭几乎与外界隔绝的情况下冒着被感染的可能默默的守护在罪犯身边,不离不弃,一次次让肩扛的使命变成了罪犯无一人被感染的奇迹。

      我们需要铭记太多,所以我们总是不忘初心使命。岁月可以催生华发,亦可以让四季轮回更替不歇,但却不能让一个前行的步伐因此而缓慢,我们从延安清凉山出发,一路走来一路歌,走过星辰变换,走过沧海桑田,一如既往的坚守着这尘世的岁月静好。阳光向好,我们总是在希翼中前行!

编辑:陈红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