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代砖瓦 筑梦芳华

更新时间:2019-04-22 16:14:17作者:汉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侯乐)如果说事业就是一块建筑人生的砖瓦,那么放在他身上,不仅事业如此,整个人都透露出砖瓦的性格——朴实平凡、方正厚重,建造任何万丈高楼都不可或缺。

      他叫侯新民,是陕西省汉江监狱的一名退休警察。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他是共和国的同龄人,与筚路蓝缕的共和国同呼吸共命运70载,是共和国伟业的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践行者。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1968年,带着报国的梦,他应征入伍,成为一名新疆军区驻甘某部的铁道兵。当兵第2年,因表现突出他被破格提干。军校毕业后,他主动请缨到最艰苦的地方去历练——就是在那个人迹罕至黄沙蔽日的新疆库尔勒,他戎马倥偬近十载。

      有很多亲朋好友问他:“那个地方条件那么恶劣,随时都可能接受生与死的考验,为什么还要选择那里呢!?”

    “从签订《自愿献身国防志愿书》的那一刻,我的身心就属于祖国和人民,我是革命军人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他神情自若地打着手势,好整以暇地直视着问话者。

     

       一大圈盘桓着锈迹蛇腹网的红砖墙,一排排低矮的红砖房,一行行穿着“草衣”的砖坯垛,一座巨大的环形砖窑吐纳着一群群蝼蚁般只穿着裤头的“光头”,一个冒着浓烟的烟囱高耸入云……车水马龙,尘烟四起!

       那是1984年的冬天,汉中的第一场雪比往年要来得早一些,侯新民转业后进了新汉砖瓦厂,也就是现在的汉江监狱,上面的描述就是他对这个单位的第一印象。

      这难道就是监狱?这难道就是我今后要工作的地方?他倍感震惊。

      后来曾有战友调侃他:转业回地方各方面比部队好多了吧?

      他语气平和地回应:一切都好,尽管工作环境比库尔勒还要差,但都是组织安排的工作,我退伍不褪色,解甲不归田。这里是砖窑,我这块砖正好还要继续淬炼。

 

       正是怀揣着这样的信念,他时刻把自己当成是一块构建法治、平安、文明监狱的砖,默默承重,任劳任怨。

       担任烧成中队队长后,他更是夙兴夜寐兢兢业业,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早上3点带服刑人员出工,下午3点收工。收工后可以回家,但晚上7点还要赶回监院处理相关业务、组织服刑人员进行课余生活等等。

       忙到熄灯后抓紧时间休息,迎接他的还是次日3点的带工。年复一年,日复一日,不舍昼夜。如果套用现在热炒的“996”工作模式来说,他的工作应该定义为“337”。

       他后来带过的几茬徒弟曾不解地问:师傅,像您这样陀螺一样的工作,不累吗?不烦吗?

       他黑红的脸堂润着温暖的笑,说:为社会主义事业添砖加瓦,身后有祖国和人民在支持着我们,为国为民的事,累点也值了!

       法者,治之端也。对待服刑人员,他始终秉持界而才刚、宽严相济的原则。只要涉及到违规违纪,他绝不姑息迁就,坚决严惩不贷;遇到隐患难题,他又报以捂冰之心,春风化雨般去疏导感化……

       在汉江监狱工作25年以来,经他管教的服刑人员数以千计,无一不对他交口称赞:侯队长为人处世公平厚道,一个字:服!

       从他旧同事的口中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儿:服刑人员王某入监时年近六十,身体羸弱,完成“烧成”的改造任务力有不逮,即便屡受监规纪律的惩戒仍毫无长进。侯队长摸清底数,及时将其调整工种。之后,王某改造表现积极主动,很快加分获释。刑满的那天,本来王某可以早上出监,可硬是等到下午侯队长上班,直通通地给他磕了三个响头才走。

      如今的他,虽年近古稀,但始终关注着监狱建设,有时也到单位转转。常常跟监狱某些中层领导耳提面命:现在单位的硬件软件都好了,要求也更严了,你们要庆幸生在这个伟大的时代,好好干吧!

      年初团拜会时,有一个年轻的警察问他:叔叔,今年是共和国70周年华诞,您跟她同岁,有没有啥特别想说的话呢?

      他清了清常年咽炎的嗓子,满脸春光,动情地说:我这块“老砖头”已经退出历史舞台了,党和国家给我的太多了,我要再次说声“谢谢”!只要有用得上我这块“老砖头”的地方,随时搬走!嗯……希望咱们监狱警察越来越好,监狱越来越好,祖国也越来越好! 

 
编辑:陈红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