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至爱是清欢

更新时间:2018-03-16 09:31:19作者:陕西省汉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 王小林)工作小憩之余,我喜欢静静地站在窗前看看办公楼前迎风摇曳的白玉兰,跃入我眼帘的也会有罪犯家属排着整齐的队列去接见,每每这个时候,我就会忽然记起在监区工作时办理的一起特殊的会见,让我深刻铭记,长久不能忘怀。
    2009年我担任老病残监区指导员,管理的服刑人员多数都是精神异常、智力残疾或者身体残疾者。和他们沟通困难,最简单的罪犯行为规范和监规纪律教育都无法进行,行为失控和暴力袭击他人的行为经常发生。为了更精准的掌握精神异常罪犯病因形成以便和精神病医院联系制定治疗方案和管控措施,我对所有精神异常罪犯的犯罪资料进行了认真的研读,罪犯商某引起了我的注意。这名来自商洛山区的服刑人员判决书和任何犯罪资料都无法证明他患有精神疾病,换言之,这是一名精神疾病伪装者。罪犯商某来自于单亲家庭,父亲的早逝让商某和母亲相依为命,惨淡度日。担心再婚孩子被人冷眼看待的母亲拒绝了好心人和爱慕者的提亲和追求,含辛茹苦的抚养孩子长大成人.悲苦的母亲觉得自己终于可以找一个肩膀靠一靠了,于是和多年来一直苦苦追求自己、默默关心帮助自己的男人结婚了。中国式的再婚家庭总是无法回避孩子,矛盾和纠结总是以爱的名义不断发生。罪犯商某是个聪明的孩子,但是感恩母亲的执着心灵总让他觉得妈妈就是他必须用一生甚至生命来呵护的圣母菩萨,不容得有任何的侵犯和伤害。冬夜的山区是寂冷的,山民打发寂寞的唯一方式就是呼朋唤伴围着火塘喝包谷酒闲聊打趣,酒醉的后爸回家之后因为母亲的埋怨而发生争执,打了母亲一个耳光,伤母如挖肉的商某情绪失控,用菜刀把后父活生生的砍成了血人,山区平静的暗夜制止不了以爱的名义进行的一场罪恶,正如悲哀的母亲痛苦的眼泪终究阻挡不了法律正义的审判,因为,法无禁地,违者必究。
    入监之后的商某常常陷入深深的自责当中,对母亲的深深思念和自我心灵的谴责让他常常夜不能寐,监狱管教民警的法律教育和善文化教育水滴石穿般的唤醒和纠正了商某狭隘的爱和孝,让他理解和廓清了法律、道德和家庭的伦理的关系,凡是以爱的名义行违法犯罪之举不只是对爱的亵渎,更是对犯罪行径的自我开脱和籍口。母亲是伟大的,是用来爱和孝敬的,但是母亲的感情世界和家庭生活是独立的,是受法律保护的。人生的悲哀总在于愚昧的高估评判自我行为的价值,甚至不惜以伤害别人来进行。当心灵之窗被照进明睿的一缕阳光的时候,欣喜总是伴随着内心批判而阵痛。商某的痛苦在于,挚爱的母亲是否会原谅自己的伤害?
    人生的忏悔有很多种,忏悔的欲望表达需要一种形式,需要一种载体。那个时候服刑人员和外界沟通的唯一方式就是信件和接见。商某一封封写给母亲的信件却泥牛入海,忏悔的心灵和思念之情让商某渐渐地情感失范行为失控,因为他知道,自己疯狂的犯罪行为给贫困的家庭带来的是雪上加霜,也许尊敬的妈妈为了筹措医疗费用正在某个建筑工地下苦力,也许在人流如潮的城市角落捡拾破烂,也许在沿海城市的某个工厂里挥汗如雨……妈妈你到底在哪里啊?严肃的监狱警官能否帮助自己找到妈妈并见上他一面呢?他需要一种更加极端的方式引起警察的注意,他需要把他彻夜难眠的思念之情让亲情帮教来成全。于是某天早晨他忽然疯了,嬉笑无常,行为怪异,制造的产品几乎无一正品,甚至出现严重的工序操作混乱。监区管教警察多次谈心规劝,并多次请精神病院的医生进行会诊,但都无济于事毫无收效,而且每次会诊以后“病症”更严重,行为更怪异,监狱本着超前预防的原则,将商某调往老病残监区作为疑似精神病罪犯看管监控。
    罪犯商某装疯卖傻抗拒改造不能简单的进行违纪惩处,以管了事,把脉问诊、对症下药、化解病症让该犯回归改造正途才是改造人教育人的宗旨根本。一次次的谈话一次次的规劝,了解监护罪犯,了解同号舍罪犯,了解原来监区管教警察和共同改造过的罪犯,甚至找到当年在看守所呆过一块入监的罪犯,一次次的询问谈话,一次次的笔录,一次次的研讨矫正方案,功夫不负有心人,他的症结在于渴望原谅更渴望见母亲一面!治疗心病不需要强力的管控,于是商某习惯于被人盯着被人监护着习惯于警察处处提防的状态忽然都消失了,没有人再嘘寒问暖没有人再谈话询问了,商某就像一个从摩肩接踵的人海中忽然被孤零零的抛弃在海边的沙滩上的流浪汉一样,一切忽然变得诡异起来,孤单惊恐猜疑让他知道装疯卖傻的日子恐怕要结束了。
    是的,罪犯商某的预感是准确,恐怕要结束了的日子背后却是监狱警察的运筹帷幄负重前行。那时候手机还没有完全普及,商某的妈妈在哪里呢?我们找到当地的村委会、镇政府和派出所,得知商某的父母都外出打工了,打工的大概区域知道,但具体地址不详,更何况作为一个外出打工的农民经常辗转迁移更换打工地点那就更是常有的事。后来找到了带他父母外出打工的人的电话,联系了县政府的劳务办公室,联系了县政府设在当地的办事处,最后终于联系到了商某的父母。了解了我们意图的商某的妈妈泣不成声,当年的一场罪恶让尚某的妈妈伤心欲绝,对孩子的怨恨和对丈夫深刻的自责让她陷入深深的矛盾纠结之中,雪上加霜的医疗费用和对孩子的绝望让她不得不带上未痊愈的丈夫背井离乡外出谋生。也许天下最容易消除的怨恨就是母亲对孩子的怨,当知道商某因为自责因为担心装疯卖傻的事以后,母爱的无私和博大让人性的辉煌再次彰显,商某的母亲答应回来看看孩子。
    那是我至今不能忘记的一天,三月春寒料峭,草木发芽,空气中依然有丝丝的寒意,但春天的阳光已经惊醒了沉睡的大地,一年之中美好的一切刚刚开始。商某的母亲从商洛乘火车到来汉中,因为想省一点钱,从汉中火车站走了一个多小时的路程赶到了监狱。当我们把商某带到接见室,依然摇头晃脑胡言乱语的他看到母亲惊呆了,出人意料的是他的第一反应竟然是夺门而出,疯狂奔跑,跑到操场边上嚎天哭地。商某心灵的坚冰被一场惊心策划的爱的阳谋瞬间融化,商某回到接见室,看到他那远比同龄人苍老许多、衣着破旧、双手满是皲裂的母亲,长跪不起磕头叩首泣不成声,也许这个时候任何言语都是多余的,隔着的玻璃也阻断不了母子情深和商某穿透玻璃传达的悔恨。“妈妈对不起”“孩子,我们原谅你”!也许情深似海的母子情感用言语表述出来有点絮絮叨叨,啰里啰嗦,问候和关心的话语纵使重复一千遍一万遍依然由心而发。在接见完毕送走母亲以后,商某再次重重的跪在我们管理警察的面前,被亲情击溃和感动了商某此时的表现真正的有点神经质,但我知道,他的病症消除了,而且永远的消除了。
    卸掉心灵重负的商某对监狱警察充满了感激,拨正倒悬的改造方向重新检视自己的改造之路是尚某重新做人的第一步,他理解和感恩监狱警察的良苦用心,他需要用百倍的改造努力来踏实前行,他需要做出更大的成绩来回报母亲和监狱警察的大爱无形。他曾做诗名志:总恨年少太轻狂,身陷囹圄悔觉迟。 铁血男儿发血誓,努力改造度自由。
    收回思绪,我感慨万千,窗外春日暖阳,摇曳的白玉兰婀娜多姿,春风几度,监狱的春天正当时。 

编辑:刘针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
热新闻
  • 3天
  • 7天
  • 30天
生活
  • 3天
  • 7天
  • 3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