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是深情留不住

更新时间:2019-12-19 16:33:03作者:李佳慧来源:西部法制网
世间大悲之事,莫过于生离死别。 曾作文记过,生离好于死别。生离,虽分离了,但最起码双方都还活着,无论世事多艰难,活着总有希望的。而死别,就真的是死灰之中死灰、绝望之中绝望了,是再无半点希望的。而比死别还要痛彻心扉的,是死别之后的思念。 我对苏轼的《江城子》是有感情的,因为年幼时便读过。当时还是刚识字的孩童,从家中旧书中偶然看到,虽不解其意,但也略懂几个词的意思。如“生死”“难忘”“孤坟”“凄凉”“梦”“无言”“泪千行”。当时便觉得这不是什么欢喜的意思,也就不愿意在读。后来高中老师讲到此词,亲切感便涌出心头,终于 读懂,感伤不已。一个在阳世绝望而又深情的思念;一个在阴间无望而又孤独的徘徊。这是怎样的绝望与无助?人生如此该有多苦? 死神唯一仁慈的便是将英年早逝的人永远停留在最美好的年纪。当尘面霜鬓的苏轼,梦到仍是巧笑倩兮模样的王弗,梦醒,内心该是何种滋味?当年小轩窗正梳妆的那个姑娘,你离去了,永远年轻貌美,我永远只记得你最美的样子,时光再也奈何不了你,而我已是垂垂老翁。梦中相见和阴间相逢,你还认识我吗?你还记得我吗?曾经的举案齐眉、郎情妾意你都还没有忘记吧?你孤独的坟茔已满是荒草,而我,离你千里之外。我什么都做不了。我满心的苦恨无处倾诉,你小小的坟茔,是我唯一的寄托。若无法到你坟上洒扫祭奠,我将往何处去话我的凄凉?你走了,留我一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 苏轼因梦悼念亡妻的记忆的陈年之疴,与贺铸在亡妻坟上悼亡的新离之殇却也是不相上下的。 一句“同来何事不同归”,初读便潸然,二人去一人回的悲伤,直将词人打击成霜后梧桐失伴鸳鸯。《江城子》是一杯陈酿多年的苦酒,味淡却绵延不绝,如抽丝般细细缓缓,难以断绝。《鹧鸪天》则是一杯新成的烈酒,味极冲,一口便将人呛出泪来。 物是人非,仿佛昨日我才与你同来苏州,可为何该离去时,我已乘上车马,而你却悄然转身,踏入新坟,再也无法随我来去,为我挑灯缝补旧衣。人说新鬼还会流连旧居,可无论我躺在旧居的床榻,还是徘徊于新坟两边,却都感受不到一点你的气息。你竟如此狠心,于我,真真就无半点不舍?你可知,今日窗外风雨大作?你不知,自你走后风也凄雨也苦,。万事万物在我眼中,都失去了活泼的生气,都随着你静静悄悄地逝去了,躺在萋萋芳草之下。 若从此句文采上讲,《鹧鸪天》是不如《江城子》,但从作者的人生经历来讲,《江城子》不如《鹧鸪天》。 众所周知,苏先生有二妻一妾,《江城子》中他深情怀念的妻王弗去世后仅三年,苏先生便娶了王弗堂妹为妻,并给她改名为王闰之,是年,苏先生33岁,妻新亡便娶其妹,再看《江城子》那一片深情,不免有些讽刺。中年时苏先生又纳一爱妾朝云。《江城子》作于王弗死后十年,苏先生四十三岁。想来,也许梦见王弗那晚便是朝云在塌侧安睡,也许写此词时,便是朝云在一旁铺纸研墨吧。 而贺铸,查了相关资料,发妻亡后,并无续弦和纳妾的记载。想来也是,五十多岁妻子亡故,也没有心力和情感再娶了罢。贺铸是七十岁去世的,20年孤身一人,也是对亡妻情深意重。你死之后,我不愿再找人替代你,无人可替代你。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所谓“情深不寿,慧极必伤”,再怎么浓墨重彩,也无济于事,也只是聊以自慰。失与得,不需大悲大痛,百年之后,一并尘归尘土归土而已。 人生在世,白驹过隙,劝君惜取眼前人,莫要等到红颜白发后、良人青冢中之后,才长太息又掩面而涕。何须谈深情?何须谈情深?一抔尘土。 作者:李佳慧
编辑:xf100
报料
扫码关注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