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 梦

更新时间:2019-08-29 18:02:18作者:崔家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许科峰)我是一辆农用木质独轮小推车。我的男主人是村里的能工巧匠,他制作的推车好看、轻巧、结实、耐用。1948年淮海战役的时候,我和男、女主人配合,送军需物资、后勤补给,昼夜不停的工作,我们的梦想就是和解放军一起,解放全中国,让千千万万老百姓过上好日子。淮海战役胜利了,陈毅元帅说淮海战役的胜利是人民用小车推出来的。49年10月1日的那天,村子里比过大年都热闹,召开表彰大会的时候,我和主人都带上红花,站在刚刚搭建的戏台子上,赢得了很多掌声和荣誉。

       解放后百废待兴,我特别忙。初春,沤的农家肥料、种子、农药被我推进田里。晚春地头乡间的成捆成捆的青草被我推回家。家里有猪、有牲口,它们需要新鲜饲料。三夏大忙,我分分钟都不停歇,把抢收的小麦拉回场院,颗粒归仓。到了秋天,我忙的晕头转向。地里成熟的庄稼,山坡上芳香的水果、蔬菜都被我们一车车推回家。追梦的路上虽然辛苦,但心中有信仰,行动有力量,努力奋斗就是幸福。冬天农闲,男主人用他灵巧的手,把我保养的崭新,等待又一个春天的来临。
       光阴流逝,转眼我的小主人到了娶媳妇的年纪,男主人用红色的油漆把我打扮的喜庆光亮。小主人用我把自己漂亮的媳妇推回了家,一路上他们说不完的情话,听得我脸红耳热。我们一家人忙着追寻幸福梦。
社会发展、时代进步,村里的路修的宽展了。很多两轮架子车,陆续出现,车厢比我大了几倍,拉货更多,更快。但我依旧努力工作着,那些羊肠小道上的庄稼,离不开我。不知过了多少年,村里一户人家,买了一辆脚蹬的三个轮子的怪物,人骑在上边,风驰电掣般的从你身边经过,三轮车上的人还骄傲的按着铃铛“叮铃铃、叮铃铃”,引的一村人都来围观,那神气,那姿态,啧啧啧……。以后的时光虽然机动三轮车、汽车都陆续开进了家家户户,却再也引不起大家的围观。我没有了用武之地,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好几次小主人嫌我占地方准备把我劈劈烧柴,他的老婆死活不同意,在她的心中我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她赋予我更高层次的情感。主人忙着追寻幸福梦。
       我老了无事可做,主人把我放在自己盖的三层小楼的一层,和许多农用工具一起。有一天,村里的广播发出老支书的吼叫声,说是省上要筹建革命战争纪念馆,家里有老物件的人,可以送到大队的办公楼,博物馆选上的物件,给一定金额的补偿。我的小女主人喜滋滋的把我推出来,用抹布擦得干干净净,交给了工作人员。她很开心,终于给我找到一个安享晚年发挥余热的地方。
       纪念馆里庄严整洁,孩子们见我都稀奇,趁管理员不在,都偷偷尝试推推我。为了保护我,给我周围拉了一圈警界线。每天我都听着早间新闻迎接新的一天。建国七十年了,这个国家、这个政党一直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七十年的奋斗历程,七十年的风雨沧桑,祖国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一代代人不懈奋斗,让神舟飞船飞天、蛟龙潜水器入海,天河计算机的诞生都不再成为奇迹:高铁的运行、中国大飞机的下线,使追梦的脚步越来越快。我们离梦想越来越近。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也不能分离,我祝福日新月异的国家,祝福一群都在努力奔跑,努力追梦的人,“高山仰止,景行行之,虽不能止,然心向往之”。车轮滚滚永向前,追求幸福梦的脚步永不停歇。
编辑:陈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