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事春秋四十年

更新时间:2019-08-29 18:00:23作者:崔家沟监狱来源:西部法制网

        (通讯员/文锁勤)四十年前,我只有十岁,知道的东西虽然不多,但只要知道的,那种记忆,是一辈子刻在心里,深深勒辙的。

       我生活的乡村,在千河河套北岸,那里水利便利,土地肥沃,比起地球村许多吃不饱肚子的贫瘠之地,算得上三秦大地的“天府之国”。尽管如此,家家户户的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秋季,那里常下雨,一旦下起来,漏斗似的,没完没了。这让我们总为来回上学的雨具发愁。家里没有一把雨伞,那油光锃亮的红纸伞,是在《毛主席去安源》的油画上见到的;解放军那防湿又防滑的黄胶鞋,也是在电影里看到的。上学路上,头上没戴的,脚上没穿的,在家里翻个底朝天,才勉强能够找个春季里育辣子苗时的塑料薄膜,凑合遮雨,上面千疮百孔,跟打了败仗的锦旗,一路“哗哗啦啦”着;就是有个布鞋穿,湿水之后,“扑哧扑哧”,响了一路,心疼得就跟刀割。大多时候,一路光着脚去,再光着脚回来,烂泥溅到脚腕上,跌了一跤又一跤,摔得鼻子青,脸面肿的事,只有通过自己的小心翼翼,来克服和避免。因为淋雨感冒发烧,脚上扎刺划伤,一颠一簸当伤兵,在糟糕的雨天,天天重复上演着。全村子几十个学生,都有这种刻骨铭心的记忆。
       而到了晚上,淅淅沥沥的连阴雨,更是叫人担惊受怕。家里有两孔土窑洞,祖祖辈辈住在里面,几个朝代了,没听父亲说过。秋雨下得时间一长,崖面上老掉土,接连不断地砸下来。听着这样的声音,我常常在酣睡中被惊醒,瞪大眼睛,看着一旁惊恐不安的父母。雨下多少天,就有多少日子不能安然入睡。我害怕秋季,也恐惧那时的黑夜,只有捂严被子,以掩耳盗铃的自欺欺人,拒绝这声音的恐吓。父母每一晚都守在我们的身边,整夜几乎都不能安睡。我听得最多的就是母亲那些没完没了地哀叹和抱怨:“哎!这老天,啥时候才能放晴。”每一遇到这种糟糕的天气,她总会把洗衣用的木棒槌,拿到屋外,立在院子正中。 据说,如果棒槌连续几天能够站立不倒,天就放晴。那是村里最简单、最让人迷信的天气预报。因此,每早起来,我就要最先看看院子当中那个捣衣的棒槌,还站着没有,如果棒棰不倒,那就是少有的喜讯。只有这根天天不倒的棒槌,就是天祥地瑞的征兆,只有这根站立的棒槌,唯一能够抚慰我们兄妹担惊受怕的心灵,消减父母持续的恐惧。
      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党和国家的工作重心,彻底转移到了经济建设上来。改革春风,吹遍中华大地。短短几年,土地承包,责任到户,兴办企业,风起云涌。父亲进了县上一家综合机械厂,担任了书记,带领大伙搞企业。高考制度的恢复,大哥成了村子里第一个大学生,毕业后当了一名公办教师,家里每月都有了一些固定的收入,生活条件出现了不小的变化。84年,就盖起了一座结实漂亮的砖瓦房,一家人欢天喜地,搬出了土窑洞,那种几代人重复又重复的恶梦,总算中止了。这点小小改变,虽然来之不易,却让一家人有了奔头,看到了新希望。我更念想着读好书,上个好大学,能去城里工作,住上单元楼,有个小车,去哪里都方便。父亲是厂支书,常去县里开会听政策;哥哥在学校,平时爱学习。他们一回到村上,抽空就给村民讲对外开放的好政策,说对内搞活的新形势,鼓励我勤奋学习,立志成才。尽管那时大家的日子依旧比较艰难,但他们的话,说得全村群众心里明,眼前亮,浑身上下都有干劲,好多家庭都搞起了特色经济,栽果树、搞养殖、种大棚,甩开膀子往前闯。
       1986年,因为学习用功,我如愿以偿考上了西安一所中专。一段时间,村子里,到处都是关于我和大哥的溢美之词。去学校报名时,正是雨季,从村上去宝鸡,有百里石子路,没有通班车。我坐上父亲为我找的乡里唯一一辆去城里拉化肥的拖拉机,颠颠簸簸,整整走了五个多小时,到了车站,衣服全湿透了。尽管很狼狈,但我特高兴,终于看到了隔壁二叔经常挂在嘴边的宝鸡市,见到了城里人穿的喇叭裤、时尚的烫发头。如果没有国家高考这好政策,我可能一辈子都走不出弯弯曲曲的千河滩。我感激国家的恩赐,更期待家庭的明天,有更好地改变;期盼自己的未来,有更大的舞台。
       88年,我毕业参加工作,来到崔矿。因单位处地偏僻,同事介绍了一个对象,满心欢喜地从宝鸡来看我,从宝鸡到西安,再到西安,车子马不停蹄,两头不见明,整整走了一天多的时间,都没看见单位的影子。途中遇到大雪,班车抛锚,无法前往。抛锚地点离我还有三十多里的搓板山路,害得对象破天荒地走了一次“长征”。见到我时,她美颜怒生。怨说:这么差劲的山路,连我的鞋底都走断了,估计今后嫁了你,我都跟孟姜女差不多了。此次一别,再也没有见面。我的初恋,就因铜川通往崔家沟监狱糟糕艰难的交通,惋惜地夭折了。
       四十年之间,一切似乎都在慢慢地改变,我们曾经经历的一切艰难,去如云烟,一一消散。去年6月,母亲过寿,我回了一次家,通通畅畅的西包高速公路,修到了单位门口玉华宫,千堑变通途。不再像过去,起早贪黑背着行囊心急如焚的赶时间。单位通勤车,一个半钟就直接把我送到西安高铁站,就一顿饭的功夫,车到宝鸡南。宝鸡工作的侄女,家里有小车,我一个电话,他们一脚油,就来到我面前。回村子的公路,平平展展,跟飞机场的跑道,全硬化了,两旁栽着景观树,春天一路花,夏天一路荫,秋天一路果,冬天一路雪。一路说笑,车载音乐一路歌,便进了村子,不到一天时间,全家人就从四面八方迅速集结到位,团圆了。
       村子里,家家户户住上了新房,许多日子过得滋润的家庭,在宝鸡买了房。家里住了几辈子的老土窑,旧貌换新颜。爱好的二哥,请来泥瓦工,花了三万元,把窑从里到外,加固一番,粉刷一新,村里连片办起了农家乐。土窑冬暖夏凉,许多外地人,为吃臊子面,车水马龙来赶场,天天客如潮。曾经的烂土窑,华丽转身,赛过小洋楼,小别墅,成了人人欢喜的“传家宝”。
       从四十年前,上学路上,我念想有一把雨伞,一双雨鞋,一条好路;念想家里有一个结实安全的房子。这梦,伴着我少年成长路。四十年后,我在城里有了房子,有了车子,家里几个侄儿,通过招考成了公务员,这是从前想都不敢想的事。回家给母亲过生日,过去需要几天的行程,现在三小时就能到家。一进门,就能吃上母亲做的热乎乎的臊子面。母亲说:现在她有了养老金,手里有了余钱,前段时间,刚换了假牙,八十六岁了,还能香香的吃臊子面。越活越开心,越精神,住在土窑里,天天听着秦腔戏,享清闲。
       我的家庭发生的这些点点滴滴的变化,只是建国70年来,中国社会巨大发展成就中的冰山一角,而在九百六十多万平方公里的神州大地上,所取得的翻天覆地巨大成果,更是历历在目,举世瞩目。中国人民从站起来到富起来强起来伟大民族梦想,经过70年的奋斗,已逐步成为现实,中华民族领跑世界正在进行。坚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坚持改革开放,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和平发展等一系列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这是伟大中国走向繁荣富强的特色方案,也是这个多元的世界,值得借鉴吸收的中国智慧。祖国70年的改变,给了我们这个家族,几代人的幸福。相信生活在崔家沟监狱(煤矿)的所有家庭,都会有相同真切的感受。也相信我们每个人每个家庭明天的日子,一定会更幸福,未来的生活,一定会更美满。
编辑:陈红